“广州封村、30万非洲籍人士聚集”,一个假消息背后的真实恐慌


杨勇回忆,自己没有在车上准备防护和消毒用品,所以一到就芬兰就直奔药店,但是没有买到口罩和消毒液,后来问了几家也都卖完了。幸运的是,在芬兰一个旅游点,杨勇碰到了一个戴口罩的中国人:“他也是重庆人,看到我的车牌是重庆的,就和我聊起天来,正好他有多余的口罩,就给了我一个。”

一天之后,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“国家紧急状态”以应对疫情。

“看来欧洲也开始暴发了。”3月14日,杨勇在朋友圈里写下这句话,然后就马不停蹄地开了8个小时,在俄罗斯关闭国境前顺利抵达。这时的杨勇还不知道,等待他的将是一场难忘而特殊的体验。

离家3个多月,又在俄罗斯隔离14天,被问及是否想家时,杨勇顿了顿说道:“还好还好,我个人比较独立,家里人确实担心过,希望我能早点回去,但现在也回不去了,只能积极面对,我会注意做好防护的。”

“欧洲也危险了。”这是杨勇3月3日发的一条朋友圈,地理位置显示在英国。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疫情离自己这么近。杨勇是从新闻里听说意大利新冠病毒开始流行的,但当时在英国街头还没有人戴口罩,公共场所也没有特别防护。为保险起见,接下来的行程,杨勇决定避开人多的地方,尽量选择偏僻景点游玩。

福奇给人的印象是,回答问题直接坦率。如果所谈话题没有事实或数据支撑,他会强调自己掌握的情况不足,并给出疫情发展多种可能性的分析。

国际劳工组织也在7日发布报告中指出,印度全国“封城”使全国约4亿名日薪打工者陷入贫困。印度计划委员会的一会前官员表示,印度的脱贫模式依托于建筑业、服务业和出口的发展,这些产业给低技能劳动力提供了日薪零工的机会,但是经济稍有风吹草动,他们最先受到伤害。

福奇说,美国抗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5日面对直播镜头,他手举“30天疫情防控指引”说,这是疫情防控“唯一也是最好”的工具。

原本以为入境俄罗斯就没事了,结果没想到的是,3月18日杨勇行驶至莫斯科附近大卢基市又一次被拦下。当时,他正在市内一路旁停车休息。俄罗斯交警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便过来询问,并查看他的相关入境证件。

“第一次坐救护车,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”